中学物理老师攻克世界性数学难题却被3次退稿理由:没价值

1961年,高中物理老师陆家羲攻克困扰数学界100多年的世界性难题“科尔曼女生问题”,他把论文投到国内科研刊物,却被3次退稿,理由是“没价值”。

1971年意大利人宣布解决了这个难题,轰动了世界,陆家羲嚎啕大哭:我比他们早了10年啊!

1935年,陆家羲出身于上海一个贫苦家庭,初中毕业后,父亲去世,家庭更加穷困,陆家羲不得已辍学当学徒补贴家用。

解放后,16岁的他参加培训,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俄语和全部高中课程,偶然间看到一本《数学趣引》,被其中的世界性数学难题吸引,一生的命运由此改变。

这个难题便是“科尔曼女生问题”,问世100年来无人能解,陆家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工人第一眼看到后却口出狂言说他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为了进一步研究学习,1957年,陆家羲放弃了铁饭碗,考入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靠着微博的助学金糊口和搞研究。

整整4年时间,陆家羲就靠着一支笔和几张纸,在夜深人静的楼道口借着昏黄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演算,到了毕业的时候,这个困扰世界数学界100年的难题竟然真的被他攻克了。

陆家羲欣喜若狂,他把论文寄给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等了一年,结果收到回信“可以投稿”,潜台词是“可以找其他地方投稿,我们不收。”

陆家羲只能苦笑,他继续完善论文。1963年他把论文寄给《中国数学通报》,等了一年,结果等来一句回信“建议转投其它刊物”;1965年,他的研究成果更加完美,他把论文投到《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等来了三个字“没价值”。

1971年,意大利的两名数学家宣布攻克了“科尔曼女生问题”,引起世界轰动,而陆家羲此时还在继续完善自己的研究,浑然不知这个重磅新闻。

直到1979年,陆家羲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个消息,他顿时崩溃发狂,嚎啕大哭,早在1961年他就已经攻克了这个难题,意大利人比他晚了整整十年,但这项研究成果署名的是两个意大利人,而永远和他无缘了,18年的研究成果瞬间付诸东流。

然而这并没有打倒陆家羲,他擦干了泪水,决定攻克与“哥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数学难题“斯坦纳系列”。

陆家羲恳求学校可以多给他一点时间进行研究,但校方以影响教学工作为由拒绝了,没办法他只能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熬夜搞研究。

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让陆家羲患上了神经性牙痛病,为了不耽误自己思考,他竟然自己把所有的牙齿都拔光了,妻子只能偷偷抹泪,包揽了内外所有事物,让丈夫完成自己的梦想。

就靠着这种非人的生活,陆家羲仅仅一年就攻克了“斯坦纳系列”这个困扰世界数学130年的难题,但此前的遭遇让他明白,自己的这项成功或许又要石沉大海了,果不其然,论文寄到北京,杳无音信,这次干脆连回信也懒得写了。

泱泱中华,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得到陆家羲这个天才中的天才!也许真的是否极泰来,苏州大学朱烈教授无意中看到了陆家羲的论文,惊为天人,立马找到他,建议他直接向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投稿。

一语惊醒梦中人!1982年陆家羲把自己的6篇论文寄给了《组合论》杂志,该杂志社立马将论文寄给了世界组合学权威门德尔松教授审查,门德尔松看后激动地说道:这是世界上20来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

紧接着,陆家羲收到了论文的正式出版通知和版权签约书,至此130年无人能解的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被中国人陆家羲率先攻克了。

陆家羲篇捧着大洋彼岸寄来的回信,潸然泪下,他的论文从国内传到海外,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得到了回信,而之前他要等一年才能等到回信,还是形同废纸的回信。

陆家羲做了一个决定,他不收取任何出版费用,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免费发表自己的论文,于是招来了批评“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

可笑的是根本没有人关心他的研究成果,陆家羲也不辩解,他只是不想让“科尔曼女生问题”的悲剧再次上演。

陆家羲的论文发表后不久,国内一家科研单位邀请门德尔松教授来华讲学,门德尔松教授惊讶地问道“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还用得着请我去讲学吗?”

这家科研单位压根儿就不知道有陆家羲这么个人,一听外国大教授都点名了,才赶紧把陆家羲找过来。

陆家羲研究了几十年的数学连中国科研大门的边都没摸着,门德尔松的一句话就改变了他的地位,只因门德尔松是个外国教授。

后来门德尔松教授邀请陆家羲到加拿大工作,陆家羲以“中国的组合数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为由婉拒了。爱惜人才的门德尔松教授后来亲自写信给内蒙古9中校长,邀请陆家羲去多伦多大学讲学,被校长拒绝了,理由是“又不能提高升学率!去干什么?”

1983年,陆家羲的身体几乎到了极限,教课任务,学校工作,论文研究和发表不断透支着他的身体。10月31凌晨1点,陆家羲参加了一次会议后,勉强回到家中,一头栽倒在床,向着妻子挤出一丝微笑之后,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享年48岁。

陆家羲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他躺在土炕上,脚上穿着一双露出脚趾头的鞋,这就是这位天才大师死时的场景。

陆家羲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书的报销款;28元是一笔路费;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陆家羲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陆家羲48年的短暂人生,是为了探求真理而顽强拼搏的一生,呕心沥血相继攻克了困扰世界数学界几百年的两大难题,但又有谁来回答陆家羲人生遭遇的难题呢?

为什么一个天才几十年的研究成果先后两次被当作一张废纸?陆家羲是被自己累死的,但没人会否认,这累中不知有多少屈辱和悲愤!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易倍体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