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良心动物园82岁老兵独守33年:我用一辈子换你10块钱

上山过一个隧道左拐,就能看见一道铁门,门后佝偻坐着一位白发及肩、身形瘦削的老人。

“小孩,看动物吗?有熊啊,有孔雀、猴子、鳄鱼等等。”老人总是眯着眼笑问,但人们却掩鼻而逃。

偶尔有愿意掏10块钱看个热闹的游客,花5分钟参观完,就有种上当受骗之感!

但老人确实没说谎,该有的动物都有,只不过大多都是老弱病残:孔雀没有尾巴,黑熊断了手掌,老猴子瞎了眼睛……

角落里,野犬狂吠,猴子没精打采,流浪狗和流浪猫,甚至农家肉猪,也都被养在了园子里!

面对这些质疑,老人还是驼着背,走在游客身边,满脸宠溺地,用地道湖北口音开始讲解。

“这是小猴皮皮,多可爱呀!”,“孔雀开屏啦,球球乖,往右边一点,对啦!”

小黑狗又怂又爱闹,老人也要训上两句:“还在闹,是不是想挨打,哪个不听话就要打谁……”

有游客的时候不多,很多时候,只有老人萧瑟地坐在门口,和一群老弱病残的动物作伴。

这些动物残疾并非是老罗照顾不周,正相反,它们有的是老罗从屠刀下救下的,有的是主人丢弃的,有的别的动物园“淘汰的”。

时间一长,老罗收养的动物便多达几百上千只,他的住所更是成了所谓的“动物收容所”,出于好奇来看的人很多。

1989年,当时恩施并没有动物园,政府和老罗一合计,第一家“民办官助”的凤凰山动物园便诞生了。

有豪猪、果子狸、孔雀、鳄鱼,甚至还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巨蟒,以及二级保护动物黑熊、猕猴等等。

把别的动物园不要的,没有尾巴的东北虎、年老的狮子、断掌的黑熊,带回了动物园。

周边几乎没有哪个孩子没去过,每逢假期,小孩子们看猴子、画孔雀、听白马嘶鸣,写出一篇篇童年作文。

虽说是民办官助,但动物园一应开支都是老罗负责,他只好把自己每个月4000元的退休金全投进去,但仍是杯水车薪。

老罗在这里送走了几十只寿终正寝的动物,动物园后面的山里到现在已经有90个小土包了。

36年前,47岁的罗应玖退伍回到恩施老家,被分到清江电影院工作,把电影海报贴到早市是他每天的工作。

一次,老罗看到一只前腿受伤的豪猪即将死于屠刀下,他心软了,花14块买下了小豪猪。

从此,但凡看到有人贩卖野味,他必倾其所有,买下或伤或残的野兽,好生照顾,就连收养的野狗都养得白白胖胖。

宁愿自己吃得差些,也要好吃好喝的养着动物,老罗的儿子为此很是不平,觉得爸爸这样做不值。

动物园开起来后,只有身患心脏病的女儿和他,一起照料着这些动物,女儿做不了重活,只担任动物园的售票员;

可时代无情,城市里有了更多又大又好的动物园,又有谁稀罕这个又破又小的动物园呢?

他还引进了两只猛兽:断了尾巴遭同伴歧视的老虎,年老毛稀被游客嫌弃的狮子,希望猛兽能吸引更多游客。

老罗将两只“大猫”葬在山上,因担心有人偷盗狮虎皮骨,他将坑挖得很深,还在山上守了几个月。

没有游客,老罗的退休金,根本支撑不了动物园的开支。走投无路时,这个老人家,陪着笑和人赊账。

“这两天下雨,没人看动物…这肉钱,过年前一定还,一定还……”

虽说老罗窘迫的日子很多,但他坚持记账,满足动物开支之余的闲钱,就会马上把钱还上,这是他的骨气。

面对儿子的无奈,旁人的不解,老罗只是掏出泛黄的军人证,因为带他的团长说:

这句话,老罗记了一辈子,可以说,他对动物园的热情、固执与坚持都源自于此。

兽舍凋零,野犬空吠,只有白发老罗守在门口,他说: “我是这个动物园的园长、采购员、清洁工…也是送葬者。”

写在最后,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因为老罗的坚守,我们可以相信,有的热爱,终成一生,不计代价。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易倍体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